一是保温时间长(气体渗碳和共渗各为4h),带来基体组织过热倾向明显,晶粒粗大;   

 二是共渗硼化物层+渗碳层较厚、心部强韧性较高的板条状回火马氏体层变薄,使耐磨锤头的锤片整体强韧性不足。   

 分析断口表明,在锤片横截面上,耐磨锤头有的硬化层所占面积甚至超过基体。因此认为,对于较薄锤片不宜采用渗碳后再共渗工艺。至于在较厚锤片上的应用,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。  

与直接共渗工艺相比,渗碳后再共渗的工艺成本较高,其差值是渗碳工艺成本。

 考虑到加热温度和保温时间、气体渗碳的装炉量、廉价的渗碳剂等因素,渗碳后再共渗锤片的总成本大约是共渗锤片的1.6~1.7倍,而前者的使用寿命并不高。共渗锤片和渗硼锤片的工艺成本大致相同,因为两者差别只在于渗剂不同,而两种渗剂的主要差别在于共渗剂中有一定比例的尿素,但共渗锤片的使用寿命明显高于渗硼锤片。因此,使用共渗锤片的经济效益是显著的。


 

 永红将继续高举"实业报国、振兴中华民族经济”的旗帜,将一如既往地发挥长期的技术优势,在设备精良、设计能力高强、

 生产队伍宏大的前提下,实现与国际水准接轨,竭诚与四海宾朋携手再创辉煌

 
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    

巩义市永红耐磨材料有限公司  版权所有